币圈“90后”清醒与沉迷之间

来源:北京商报

原标题:币圈“90后”,清醒与沉迷之间

“带着不切实际的期待,庸常的生活之外,每天都在吹小小的泡泡。”在币圈沉浮了三年多,路宁拿这句话来总结自己的心路历程。 从认真研究上百页全英文项目书,到跟随人潮进进出出,路宁坦言已经看透了当下的币圈——一场富豪的游戏,规则被掌控在资本手中,韭菜们太难看到平静海面下的暗涌。

被理财焦虑裹挟的“90后”年轻人,就像路宁一样,成千上万地小试牛刀,比特币也好,基金定投也罢,或许只是为了不被通货膨胀甩得太远,一边清醒,一边沉迷。

富豪的情绪实验

路宁对于特斯拉CEO马斯克的一言一行都格外关注,后者轻飘飘的一句话,能轻易操控狗狗币的走势,这关系到路宁那几千块的投入能不能继续翻倍。

最近,马斯克打一巴掌又给了颗枣。上上周末,马斯克在采访中吐出了“骗局”两个字,狗狗币闪崩30%。几天后,他又称正在与狗狗币开发人员合作以“提高系统交易效率”。之后,狗狗币一度飙升20%。

直上直下的曲线面前,路宁跟着忐忑,虽然只投了几千,但这毕竟关系到自己的咖啡自由。入场狗狗币,对于路宁来说,是一个有点稳的生意了,毕竟入得早。狗狗币最初发行时单枚0.00026美元,如今已经涨到单枚0.5美元,累计涨幅1923倍。

不过,见过了比特币的暴跌狂涨,对于当前的狗狗币,路宁已经可以“笑看风云”了。

“这就是富豪的游戏,这次是狗狗币,下次再弄个小猫币,对他来说其实都无所谓,就像一场情绪实验,他们设定规则,包括吹泡泡和破灭的时机,而我们在里面玩。”路宁坦言。

三年多以前,刚毕业的路宁带着1000块进了比特币的场。那时,比特币正经历着诞生以来的第二轮疯牛。第二次挖矿产量减半以及区块链的崛起,叠加英国“脱欧”、美国大选等事件,让比特币一路疯涨,2017年年初到年末,比特币从1000美元一路狂飙,逼近2万美元。

但翻过年来,一系列爆雷事件后,比特币在2018年迅速降温,反弹一次不如一次。路宁就是在这期间入场的,当时价格是7600美元/枚,但“进去之后就发现,你进的时间就是最高点”。

最高点之后的剧情没有惊喜,只有惊吓,比特币持续跳水,路宁被套牢。雪上加霜的是,彼时,路宁刚辞职,还因良性肿瘤住进了医院。病房外飘着雪,病房内,路宁满脑子都是价格腰斩的比特币,和自己投入的几千块钱,还有爸妈因为相信而赞助的几万元。

“只要不割肉,就不是韭菜”,本着这个想法,路宁挺了一段时间,待到2019年转机出现,比特币涨到了回本的点,一部分抽了出来,另一部分继续留在里面翻滚。最高时,路宁已经持有半个币了。

“一边哭一边学”

坦然甚至戏谑地谈起币圈种种,在当时,路宁不一定做得到,毕竟几万元对于一个刚出象牙塔的职场新人而言,不是小数目。

为了挽救自己的投入,路宁成了币圈“拼命三郎”,每天都会看各种分类排行趋势,然后筛选出来最靠谱的一些KOL,也会紧追华尔街分析师的表态。

这不算难事,要命的是那些全英文的项目书。“我当时把市值排名前十的币的项目书都看了,包括比特币、以太坊、瑞波币等等,了解底层技术、团队情况之类的,”路宁感慨,“又是计算机语言又是英文,得一个词一个词抠,太难了,边哭边学。”

难是必然的,作为刚诞生不过十来年的新生事物,比特币交织了计算机、金融、数学等多个学科的知识,带着对主流经济模式的颠覆,比特币一路发展,一路质疑声不断。

在钻研项目书时,路宁曾坚信,底层技术更靠谱、团队更优秀,币的前景和发展就会更好。只是后来的经历证实,数百页项目书带给路宁的并非真金白银的盈利,只是知识性的谈资——用通俗易懂的方式将晦涩的理论讲给外行人听。

2019年,网络购物、无现金交易、全球化继续深入,以去中心化无现金交易为卖点的比特币也开始苦尽甘来。当年6月,波场币创始人孙宇晨拍下巴菲特午餐的消息点燃了舆论圈对于加密货币的指指点点,前者是一战成名的币圈“90后”,后者是向来对加密货币嗤之以鼻的股神。

币圈趁机疯狂,路宁也小赚一把,几千块钱的盈利落袋为安。尝过酸甜苦辣,入职了新工作的路宁忙碌起来,慢慢撤出了比特币的大潮。

这不失为明智之举,因为眼下的币圈已经不是路宁熟悉的币圈了。路宁曾参加过一些比较靠谱的币的路演,发现技术团队其实并不是很关心投资价值,更关心应用。但市场是被情绪主导的,割裂感随着币种越发夸张的市场化而诞生。

鸡犬升天,妖魔当道。狗狗币被马斯克带飞后,5月7日,马斯克发布推特:我正打算找一只柴犬。之后,与之相关的屎币(SHIB)暴涨。近3个月内,屎币(SHIB)暴涨了28万倍,秋田犬币(AKITA)今年以来涨了840倍,猪币(PIG)涨了650倍,几周前刚上线的新币种LowB,几天内也拉升了70倍。

“股票基金好歹背靠公司金融,现在币圈玩的就是概念,有人炒愿意捧才有价值,和明星流量有点像,再加上24小时不间断交易,很容易让人有上瘾的‘赌博’心理”,陈旻直言,最近的涨涨跌跌太明显了,讲实话,庄家吃相有点难看。

涨得快,崩得也快。5月17日,马斯克暗示特斯拉或已清仓比特币。消息一出,比特币一度跌穿44000美元关口,刷新近两个月新低。同时加密货币普跌,爆仓者数不胜数。截至北京时间17日6时30分,过去24小时内,共有16万人爆仓,最大单笔爆仓金额高达9000万美元。

焦虑和妄想

清醒归清醒,但架不住理财焦虑和暴富妄想的助推。

“我周围同事全都理财,定投,我也是被感染了,觉得再不定投就要被时代抛弃了,而且平时收入也不高,更有那种理财焦虑。”李殊在一万美元时入了场,此后长期持有。在李殊眼中,只是把币当做投资理财产品之一,像黄金、房子一样。

房、车等重资产,之于李殊这样的普通“90后”,是暂时难以企及的,或许比特币与转锦鲤微博类似,藏着隐秘的暴富幻想,也抚平了来自同龄人的理财焦虑。比起动辄7位数炒股的编制内同事,李殊也只是在自己能力范围内找了一个投资理财产品,不至于被通货膨胀甩得太远。

就像路宁所说,“我买这些都是现在基于我对生活还有期待,这边工作不下去的时候,然后点开旁边网页看看我的币,就觉得庸常生活里还有一些乐趣和不切实际的期待”。

虽然偶尔会买点其他币,但相较于当初研究项目书的热忱,认清现实的路宁已经佛系了不少,顶多看看走势,有时候等交易所跑路了才想起来自己还有投入在里面。

陈旻则是在佛系中沉迷,享受自己做波段的快感,“有种仿佛自己很厉害会金融的样子”。

只是币圈一天、人间一年,做波段可能还不如放着不动赚得多,让陈旻心惊肉跳的瞬间不少。陈旻记得,在上一次的大跌中,本来大跌前赚了7000元,但不仅没出来,还在大跌头一天高价买入,一通操作猛如虎,倒亏了5000元。

类似的“骚操作”太多,陈旻虽然投了不少,但其实到现在也只赚了一万元左右,“我和朋友吹比特币一定会涨,也不知道哪来的底气。但做波段的我几乎每次都没抓住,而且还总让自己被套牢”。

路宁也不是没有过后悔。比特币后来的发展,显然出乎路宁的意料。撤出之后,路宁曾和朋友打赌比特币能涨到多少,路宁给的数字是12000美元,朋友有些嗤之以鼻,说想象力还是要放大一点,押的是15000美元。

“后来发现我俩都太年轻了,后来就涨上了5万美元,现在一度攀上6.4万美元”,路宁感慨道,如果还持有半个比特币的话,现在也赚了几十万了。

无招胜有招

虽然在基金和币圈之间横跳,也在不同币种之间横跳,但进进出出的陈旻其实心知肚明,币圈“整体一定是操盘,定期割韭菜”。一边是明知会被割的自觉,另一边,陈旻对比特币的迷之信念感却一直在。

不同于路宁对技术和应用前景的看重,陈旻似乎只是单纯觉得,物以稀为贵,以及任何事物的发展都有起——高潮——落,“我坚信币圈的发展还在初期,所以敢放心大胆地玩”。

无论是路宁还是陈旻,都深知精英化的金融思维解释不了币圈,随波逐流的大爷大妈们才是币圈的最优玩家。《倚天屠龙记》里,张三丰教张无忌太极剑法时,“无招胜有招”的理念令人印象深刻,大爷大妈们更像“忘干净”了的张无忌,在不按常理的币圈凭奇招制胜。

这似乎才是币圈的正确打开方式。靠着长期持有,李殊在4万美元时撤出,小赚一笔潇洒离场,将更多的精力放在基金上,毕竟做短线对资金要求高,没那个钱都不配跟着担惊受怕。

现在的路宁是循着这样一个思路,她自诩为一个盲目的小韭菜,现在已经完全不看群,也不看App了,“你发现它无迹可循,只知道它涨起来的时候,可能又有巨鲸入场了。但我们小韭菜永远看不到海面以下的东西,看到水位线涨了,就跟着跳”。

“糊涂胆子大”的陈旻还在倒腾自己那一堆币;李殊也在考虑,是不是该入场狗狗币了;至于路宁,心态早就放平,“把失望的阈值放得更低一点,这就跟人生一样,很多事情你越想抓得紧,它就像沙子一样,流得越快”。

(文中人名皆为化名)

北京商报记者 陶凤 汤艺甜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